叶苏论坛www.yeyesusu.com

【修伞】糖果的味道(天作之合系列)—又名:挖掘论坛贴背后的故事

论坛系列更新!本篇是“微博点赞”事件的叶苏视角真相。

特别感谢亲爱的 @苏九秋 太太提供的伞伞微博小号名建议,让我打开了脑洞。大家食用愉快!

为了更好的了解故事前情,建议读本篇之前,阅读下面这个

说了“我喜欢你”,怎么能没有售后呢?【Y&S①】(下)

修伞论坛系列,建议按顺序阅读,所有事件都有一点联系,目录戳:《天作之合》——修伞论坛系列全目录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醒来时,窗外已经阳光充足,光线透过丝薄的白色窗帘洒在床沿。感觉手臂上一阵酸麻,躺在他怀里的人还没醒。

太久都没放肆过,叶修都快忘了自己也是个有欲望的男人,但昨晚苏沐秋在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终于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快感。做得狠了果然让他们忘记了时间,叶修伸手够到放在床头的手机,已经早上十点多了。

他侧了侧身子,轻轻抽出被苏沐秋压着的那条手臂,晃动了一下肩膀。身边的人似乎因为他的移动感到不满,嘟囔了一声。叶修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戳碰他的睫毛,指尖上麻麻痒痒的触感,让叶修身体某个部位再次觉醒。

 

无奈地等着欲望慢慢消退的时间里,叶修点开了“苏沐秋”那个账号,发现收到了好多艾特,随意点开一条,是一位粉丝拍的昨晚见面会的照片,其中有两张是苏沐秋腿部的特写。宽大的白T稍稍遮住了臀部,修身的牛仔裤包裹着细长的双腿,想到昨晚这双腿是如何的诱人,赞叹这位粉丝的抓拍功力。

翻完了那几张照片,叶修又刷了刷下面的评论。

叶苏都帅一脸血:舔屏党的福利!我愉快的炸裂!配一脸的两人[心]

丛丛是一个颜狗:#叶苏# 我昨天晚上梦见苏沐秋和叶修做游戏的时候亲上了!法式热吻,大特写,现在再看到苏沐秋这腿!天啊!我好想继续回去做梦。

有意思。这是叶修第一次看粉丝们的评论,他觉得这个粉丝有一句说对了,苏沐秋的腿,确实不错。

似乎感受到了叶修的笑声,苏沐秋不爽地动了动,慢慢睁开眼睛。

“你,笑什么呢?”沙哑的声音昭示着两人昨晚的激情。

“还说得出话吗?”叶修笑着打趣他。

苏沐秋翻个白眼,清清嗓子,舒服地伸了个懒腰: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
“好东西。”叶修笑得一脸神秘。苏沐秋伸手去抢手机,却被叶修微微推挡。

“不能给你看。”

“什么东西?你又用我手机干什么了?”苏沐秋想坐起来,但刚动了一下,下身的不适就让他微微皱了眉。感觉叶修在盯着他,联想到昨晚的疯狂,苏沐秋赶紧转移话题:“手机拿来,不拿来别后悔。”

苏沐秋伸手去挠叶修的痒痒肉,叶修身上的敏感之处,他最清楚。对很多事情都很不动声色人,连放肆大笑的时候也不多,但是只要抓他痒,他就会笑得连眉眼都带着温柔迷人的弧度。年少时,苏沐秋就特别爱这样逗他。

“别闹……”叶修边笑边躲避。

苏沐秋玩心大起,整个上身都扑在叶修身上。两人本来就赤身裸体,这会儿肌肤相贴都是一阵轻颤,苏沐秋趁势整个身子都贴过去,叶修终于躲闪不及,握着手机的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屏幕。

“等一下,”叶修抓住苏沐秋作乱的手,低头看手机,无奈说道:“点到了。”

“什么点到了?”

“你的账号刚点赞了一条微博。”

“你又用我的账号刷微博?!”苏沐秋抢过手机,翻到点赞的那条微博,“拍得还不错。” 

“那你得多谢我刚才的手滑。”叶修笑道。

“喂,你要不要脸啊?我说拍得好,我也没说要点赞啊?”

“所以我帮你手滑。”说完,叶修还露出一副“别在意,我懂”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苏沐秋索性不再搭理这人。他开始翻那些粉丝拍的照片,身体靠在叶修身上,两人静静靠在一起看手机。

“现在这些小姑娘脑子里都在想什么?这种评论居然都没被和谐?”苏沐秋被评论惊呆了。

叶修看了看苏沐秋指的那条评论:@一个正直的腐女子:腿腿prpr!脑补叶苏一夜七次,玩腿玩腿!

“一夜七次,这肯定不行。”叶修说。

“废话。”

“你会受不了的。”叶修笑着说。

难道你就受得了?苏沐秋懒得吐槽,说道:“起来洗个澡吧。我饿了,出去吃饭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起来啊。”

“你压着我,怎么起?”

苏沐秋给叶修让位置,侧着身子继续看手机。叶修看着他光裸的背,只有细腰和臀上搭着一点被子,整条腿都露在外面,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背对着自己,突然就不想起床了。粉丝留言那句“玩腿”就一直在脑中盘旋。

呵呵。


叶修又躺下来,侧身从后面搂住眼前的人。

“赶紧洗澡去,出去吃饭,我饿死了”。

 

叶修不答话,手却把遮挡在苏沐秋腰臀上的被子全部掀开。突然间身体全部暴露在空气里让苏沐秋不太舒服,叶修的一只手臂从他腰下伸过,从背后紧紧搂着他的腰,另一只手却开始轻轻抚摸他光裸的臀部。

(以下省略和谐内容,之后会在本子中补充)

“抱歉。”叶修说,“忘了戴套……”可是他的语气中完全感受不到抱歉的意思。

“我帮你清洗,好不好?”叶修的声音带着高潮后的慵懒和满足,苏沐秋却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从昨晚到今天,他觉得有一种要被玩坏的感觉。难道是因为禁欲太久?好累啊……但是不得不承认,很爽。以前他们在这种事上也很和谐,但那时毕竟是冲动的年纪,身体的需求强烈,反而没有现在这种灵肉结合、如胶似漆的感觉。也不知道叶修哪儿学来那么多花样,苏沐秋想到自己刚才被他弄得一阵晕眩的感觉,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不能这么轻易沦陷。

 

趁叶修去放洗澡水时,苏沐秋趴在床上刷微博。他已经很久没上过这个小号,此刻突然想发点什么,本来编辑的“累”字错打成了“雷,,”还没删完,叶修走过来说:“起来洗澡。”说完,突然伸手将人揽腰一抱,苏沐秋身体突然腾空,吓得他急忙搂着叶修的肩膀,握着手机的手指一不小心,就点了微博“发送”。

“靠!吓死我了。”苏沐秋赤身裸体,两手搂着叶修,手机也被随意地扔在床上。

“你这么有劲儿?”两人身形相当,但叶修的动作看起来毫不费力,苏沐秋被人轻易抱起来有点不爽。

“你刚才不是才体验过?”叶修笑道。

刚才那种也算?叶修一脸得意的样子,苏沐秋索性闭嘴了。

被叶修抱着进了浴室,两人一起泡在浴缸里。被叶修从身后搂着,细长的手指伸进刚刚入侵过的地方,温柔地清理着。

刚才耗费太多精力,此刻赤身裸体泡在一起,两人再没别的心思。苏沐秋乖乖地任由叶修动作,忍不住问道:“你多久没做了?”

也许是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傻了,也许是苏沐秋认真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呆,叶修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说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苏沐秋撇撇嘴。

叶修伸手拥住他,轻柔的吻落在他的耳后、肩膀,麻痒的感觉令他有点不适。

“别闹。”苏沐秋说着躲避叶修的亲吻。

“和你一样。”温柔的声音传来。苏沐秋觉得隔着皮肤都能感受到叶修的心跳。

“和你一样。”似乎怕他没听到,叶修继续重复着。

我也是。苏沐秋忍不住回头,贴上叶修的唇。

行动总比言语更能让彼此相知,欲望只会在碰到对方时,才会肆无忌惮地打开阀门。逐渐晃动的水纹和着暧昧的亲吻声,像夏末的微风一样,吹散了空气里燥热,莫名舒畅。

 

等两人收拾好一切,准备出去吃饭时已经是下午了。身体得到满足,胃也不甘示弱。两人在一家湘菜馆,深刻地体会了一把“唯美食和爱不可辜负”。

午后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梧桐,筛出一片片斑驳的光影,晒得人格外慵懒,饱腹之后的散步异常悠闲。他们聊着和从前一样的话题,说着彼此才懂的笑话。

叶修似乎不想这么快回家,提议去超市买食材,晚上回家做。

“买来你做?”苏沐秋表示怀疑。

“当然是……”叶修一本正经,“一起做。”

“这是你说的,到时可别不认账。”

“我做了你能吃就行。”

苏沐秋想到叶修的做饭水平,只想扶额。“哎,我真希望你的水平能有点长进。”

“咱俩半斤八两吧?”叶修笑。

“那也是我八两,你半斤!”

他们一路走到两条街以外的一家大超市。周末的超市人流拥挤,苏沐秋和叶修一前一后走进门。苏沐秋拉了一个购物推车,回身问:“老规矩?”

“恩。我先去拿点别的东西。”叶修说完,就匆忙走向另外一边的入口。

他们的亲密存在于很多时刻,但在逛超市这点上,却从来不是。

所谓的“老规矩”是:叶修负责买家里需要的日用品,苏沐秋负责买食材和一切与吃相关的东西。之所以这样定“老规矩”是因为他们年少时第一次一起去超市的可怕经历。在苏沐秋眼中,叶修买菜时完全“不识好坏”的样子,就像玩荣耀时看着被爆掉的橙武都不去捡,偏偏捡个垃圾,看得他既心疼菜又心塞钱。而苏沐秋买日用品的样子,在叶修看来,就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。苏沐秋去一次超市就要买很多东西屯着,以致于最后两人出门的时候,手臂的负重简直悲哀。所以,每次叶修总要在他买完之后,再把东西放回去。两人第一次逛超市就为此事吵了半天。再后来他们形成了默契,每次都各逛各的,按需购物,从此时间节省,天下太平。

所以今天叶修转身走的时候,苏沐秋一点儿也没意外。他在蔬菜区挑了几样食材之后,就准备去看看别的。刚走了几步,见叶修居然两手空空朝他走过来。

 “你买的东西呢?”苏沐秋问。

“跟我过来。”叶修拉着他走到一边的调味品区。

 “怎么了?”苏沐秋摸不着头脑,他们站在两排高大的货架台之间,附近暂时没什么人,

 “转身。”叶修的表情看上去有点严肃。

啊?什么情况?苏沐秋虽然觉得纳闷,但还是转过身。感觉脖子和肩颈处被叶修贴上了什么东西。

 “什么啊?”苏沐秋伸手摸,感觉那像是一个创可贴,“你给我贴了什么?”被粘住的感觉不爽,他想揭下来。

 “别动,”叶修抓着他的手腕,表情居然有点不好意思,“咳咳,痕迹……”

 “!”等苏沐秋反应到叶修所指时,瞬间从头到脚都是一种烧着的感觉。

妈蛋啊!敢情自己就顶着那个暧昧的痕迹在街上走了一下午?

叶修看他又囧又羞,又急又气的表情,特别想笑,但这事儿他毕竟也有责任,所以强忍着没笑出来。

干脆一直陪在他身边吧。叶修心里想,他们已经很久没这么并肩逛过超市了,而让今天在一起逛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么暧昧的事。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苏沐秋越想越无语,他看不到自己脖子后面的样子,不过叶修刚才害羞的表情,足以证明情况很“惨烈”。

“我忘了……”罪魁祸首一脸无辜。

“你怎么能忘呢?”

“你不是也忘了吗?只怪当时太投入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因为有个小插曲,两人难得在一起和平共处地买东西。叶修挑错了食材,苏沐秋也没顾上责怪他;苏沐秋稀里糊涂提了两大桶洗衣液,叶修也没拦着。到了结账的时候,两个人才发现买错的买错,买多的买多。直到没人手提着两个大袋子四目相对时,才觉得实在搞笑。

眼前的对方,都像极了过去的模样,而那份默契,似乎也从未改变。

以前的他们,逛完了超市还要比赛跑,手臂的负重也是力量的象征。现在两人依然是提着重重的袋子,站在彼此身边。

“从这里,跑到前面那颗树。”苏沐秋笑着说,“敢不敢比啊?”

“怕你输了不高兴。”

“话可别说太早。”苏沐秋一脸志在必得,叶修只好迎战。

“好吧。”

在人流渐散的小路上提着购物袋奔跑,其实很傻。但是执着胜负的苏沐秋丝毫没在意周围行人偶尔投来的诧异目光。

直到跑了十几米,发现叶修明显故意落在后面,才停下脚步。

“你不行了?”苏沐秋微喘着气,问叶修。

“怕你不行。”叶修掂了掂手上的袋子,说“昨晚加上今天,你……”

话题突然朝诡异的方向跑偏,苏沐秋从惊讶到无语,脸上变换了好几种情绪。

叶修的目光渐渐温柔,笑着说:“算你赢一次,怎样?”

听起来像是商量,叶修的笑容里却是坏坏的笃定,属于叶修的任性,苏沐秋早已熟悉,他喜欢这样的叶修,嘴上却仍不想输给对方。

“好啊,你给我等着,我下次一定让你下不了床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下不了床的时候,你也一定在床上嘛。想到这里,叶修笑意更深。

 

回到家以后,苏沐秋一进门就放下东西,径直跑到卧室躺在床上挺尸,指挥似的喊道: “我什么也不管了。晚饭交给你了,累。”

苏沐秋见叶修居然没反驳,他躺了一会儿,居然听到厨房传来有节奏的流水声。

叶修居然乖乖的去洗菜了?!苏沐秋很欣慰,看来分开久了也有好处,有人开始自觉承担家务了,真是岁月静好。

苏沐秋在舒适的床上滚了一圈,掏出手机刷微博。点开首页时才发现那个中午没删完的“雷,,”居然已经成功发送了。

什么情况?原本想写“累,但是很开心。”结果敲出了个“雷,,”,他自己都觉得好笑,顺手删掉了这条误发的微博,删掉一瞬间好像还看见这条微博下面有个点赞。这种没意义的微博还会有人看?

没等他琢磨明白,便听见叶修在厨房里喊。

 “苏沐秋,过来!”

 “干嘛?”

 “有个好东西要给你。”

 “信你我就是傻,你就是想骗我起来让我做饭。告诉你,没戏!”

骗我起来,门都没有!苏沐秋决定专心挺尸。

 “真的有好东西要给你,快点来。”叶修催个不停。

两人隔着大半个房间对喊了一会儿,最终,苏沐秋还是无奈地爬起来走到厨房。

“什么东西?”苏沐秋很不情愿,“你看我傻笑什么?”

叶修没出声,只是笑着看他,示意他走过去。

“你玩什么呢?”苏沐秋满怀疑问,却依然一步步走到人身边。

叶修在他停住脚步的一刻,伸出手臂,将他抱在怀里,温热的唇贴上来。有什么东西从口中渡过来,苏沐秋下意识伸舌头去卷。尝到味道的一瞬间,苏沐秋惊呆了,那是他熟悉的一种枫叶糖,很久以前,沐橙买的糖,他和叶修一起吃过,他当时还说很喜欢。

也许是因为那甜味太独特,所以记忆格外深刻。只是苏沐秋没想到,叶修居然也记得。

“是好东西吗?”一个夹杂着糖果甜蜜味道的吻之后,叶修才松开手臂问道。

“你什么时候买的?”苏沐秋语气也不自觉变得甜蜜。

“你不知道的时候。”叶修笑得神秘。

嘴里的味道越发明显,糖果沾染了叶修的气息,又甜又腻。苏沐秋觉得眼前这人真是全身上下,没一处自己不喜欢的。他笑着凑上去亲了一下叶修的唇。

 “好吧,”苏沐秋像是下定了决心,像要报答叶修的糖果一样,“既然我已经起来了,晚饭还是我来吧。你的菜洗好了?”

 “真不用我帮忙了?”叶修无比诚恳地问。

 “不用不用,你出去等着吧。”

 “呵呵。”

叶修乖乖退出厨房,走到卧室,床单上还留着苏沐秋刚刚躺过的痕迹,他顺势倒在上面,也学苏沐秋挺尸。

一颗糖,换一顿饭,非常划算啊!

心情无比愉悦的叶修,顺手拿起了苏沐秋放在床上的手机,用那个微博小号上发表了一个表情:

@枫叶糖酥:[太阳]

我的蜜糖送给你,但你整个人都是我的蜜糖,心情就如阳光普照。

 

苏沐秋做完饭摆上桌,准备叫叶修吃饭时,突然觉得脖子上有点痒,他伸手去抓,粘在吻痕上的贴纸掉在地上,苏沐秋捡起来一看:那是个创可贴没错,但是居然是草莓心形图案的创可贴!泛着粉红色的少女心,爽雷爽雷的。

岂有此理!

 “叶修——”怒气的声音穿过房间传到叶修耳朵,但叶修却觉得,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糖果的味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微博点赞”事件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64)
热度(319)
  1. sass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