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苏论坛www.yeyesusu.com

【修伞】男某人(下)完结

终于写完了……本来想写个短篇,结果这篇《男某人》写了近3w字,第一次写点文,谢谢亲 @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  的点文和支持,我文笔渣,你还不嫌弃。大家看文愉快!

前文戳:男某人(上) 男某人(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下)

“啊?”苏沐秋刚吃了一口从叶修那夹过来的面条,抬眼看着他。

苏沐秋眨了眨眼睛,似乎是在思考,又似乎是在发呆,叶修静静地等着他回答。

“有酬劳吗?”

虽然叶修刚刚设想了很多种答案,但是偏偏没想到苏沐秋直接问了这样一句话。

不过了解了对方直来直爽的个性,叶修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当然有,不过,你不问问我是让你做什么模特吗?你都不知道我让你做什么。”

“哦,无所谓啊,校友嘛,我给你做模特,你付我酬劳,好商量啊,而且你总不至于让我当裸体模特吧?哈哈。”

“万一是呢?”叶修觉得好笑,忍不住逗他。

“呃……那我只能说,你很重口。那我就要再仔细考虑一下酬劳的问题,不过,你要找模特,是为了赚外快吗?”

“嗯……你也可以这样理解,我需要画画,想找一个学生当模特。”

“哎,那我懂了,兄弟,我们是同道中人啊,我也知道赚钱不容易。这样吧,酬劳我也不会要太多,只要你管饭就行,而且我平常做实验比较忙,大概只有晚上有时间,你要是能接受,我不介意接受你的邀请。”

苏沐秋如此爽快,叶修当然很高兴,他对自己刚刚的灵感也更有信心了。

“好啊,管饭没问题,待会儿一起去我画室看看吧,你可以看过我的作品之后再考虑。”

 

“这屋子都是你的?”苏沐秋站在叶修的画室里,满眼放光。

“跟系里借的,在这儿画画。”

“这么爽!”苏沐秋简单“巡视”了一下,注意到叶修画板上未完成的风景画,他看了半天,才若有所思:“恩……虽然没看懂你画的是什么,但是我觉得……挺好看的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不禁被他的话逗笑了,“我应该说句谢谢?”

“好说!那,要开始画吗?需要我怎么配合?”

“你入戏很快啊,好吧,你先坐。”

叶修难得找到如此听话自觉的模特,想起在国外时遇到的那些金发洋妞每次给自己当模特时,都会摆出一副“帅哥,来搞一炮”的高潮脸,和她们一比,眼前老老实实坐着的苏沐秋,一脸的“我很无辜”,认真的模样中有一股难得的纯真,叶修心中不由一软,自己真是捡到宝了。然而过了几分钟,他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后悔。

“苏沐秋同学,我是在画画,不是在拍照,你能不能不要用拍证件照的姿势看着我?我很想笑啊!”说完,叶修就忍不住笑了,苏沐秋一本正经的样子着实有趣。

“妈蛋,你不早说,坐这么直我也是很累的好不好?”

“自然点,自然点。”叶修忍着笑,提醒他放松。

10分钟过去了……

“苏沐秋同学,你能不能专注点?”

“你不是说可以自然点吗?”

“那也不是让你自然的睡着啊。”

“大哥,你能不能把你的要求一次说完?到底要怎么搞?”

叶修无奈走到苏沐秋身边,扳过他的肩膀让他侧身坐着,因为急着找角度,叶修手上有点用力,手掌感受到苏沐秋的锁骨,在单薄的毛衣包裹下显得格外的突出。

“你好瘦。”叶修想着就说出来了。

“所以你要好好请我吃饭,我吃好了就长肉了。”

“呵呵,”叶修心想这人倒是好养活,“忘不了答应你的事。”

嗯,侧脸舒服多了。叶修拒绝承认刚才自己有点走神。因为苏沐秋刚才一直很专注地直视他。眼神明明很无辜,但是他的心跳就莫名其妙漏了一拍,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,一点点敲击着胸膛。叶修故作镇静,觉得还是画侧脸,不用直视苏沐秋的眼神比较轻松。叶修难得有些悸动的心,很快就被苏沐秋突如其来的话搅的一干二净。

“喂,我要这么一直坐着吗?”苏沐秋语气有点不耐。

“嗯。”

“好无聊,能给我找点东西看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叶修,你听到我说话没有?”

“听到了……现在已经很晚了,这楼里没有人,你叫这么大声,招魂啊?”

“你能不能找点东西给我看?这样坐着很傻啊。”

叶修无奈,只好起身把自己以前的素描本甩过去。苏沐秋无聊地翻了起来,一边翻,一遍念叨:“你画的不错嘛,不过这里全是风景和植物啊,你以前不画人?没画过女人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一定画过女人吧?有没有美女图可以看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叶修,你画画时是把耳朵堵上了吗?”

“我希望我现在是堵上的。”

 

经过一晚上的折腾,苏沐秋大概也累了,困意袭来的他头渐渐变沉。叶修在纸上画着线稿,看见他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有些不忍心。

“苏沐秋。”叶修轻唤。

“啊?”苏沐秋揉了揉眼睛,“困啊……几点了?啊!这么晚了,我该回宿舍了,明天再画吧。”

说着他便抓起背包要离开,此时终于发现自己的钥匙扣不见了

 “我靠,我的钥匙丢了!”苏沐秋翻了半天也没找到,“唉,估计是掉酒吧了。”

叶修想着那个还放在自己口袋里的钥匙扣,琢磨着该怎样拿出来。

“唉,老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实验室也回不去了。”苏沐秋自言自语了一会儿,才看着叶修说:“呃……你能让我借住一晚吗?明天我就走!明天一早我就去配钥匙!”怕叶修拒绝,苏沐秋一连说了很多保证。

叶修本想要还的钥匙,此时不知为何突然就不想还了。

“好吧,”叶修佯装勉为其难,“不过先说好,我也住这儿。你也看到了,只有一张床,你可别嫌挤。”

“不挤不挤,谢谢你啊!”

叶修见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地躺在床上,连心里那点小洁癖也悄然不见。

也许,这就是缘分吧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叶修先醒过来,发现身边的人靠着墙团成一团背对着他。柔软的头发和后脑勺让叶修觉得很有趣,他想起自己答应对方“管饭”的要求,破天荒地决定去食堂走一圈。没想到在食堂遇到了目瞪口呆的吴雪峰。

“叶修?!”吴雪峰完全没想过还能在食堂遇上叶修。

“嗨,吴老大,这么早来食堂啊?”叶修笑着和对方打招呼。

“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?你居然有不叫外卖的时候?你居然起得这么早?你居然来食堂了?”

叶修被吴雪峰一连串的疑问弄得莫名其妙:“有那么夸张吗?我偶尔也要出来感受生活,这不是你教我的吗?”

“……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?”吴雪峰表示不相信,“该不会是给别人买早餐来了吧?你小子,不会是看上谁了吧?”

“你觉得像吗?”

“……不像……”

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“那我只能说你终于意识到吃早餐的重要性了。来来来,哥告诉你,那个窗口的小笼包最好吃,我实验室那个小学弟有一次带给我们吃,大家都说好吃啊。”

叶修被吴雪峰拉着买了几个小笼包叫了打包外带。吴雪峰觉得奇怪:“你不在食堂吃?”

 “嗯,回画室去了,还在创作中。”

“……”有猫腻!吴雪峰直觉叶修在画室藏了人,但又很难想象那小子能看上谁。吴雪峰觉得自己应该搞个突袭,看看叶修到底在搞什么名堂。

 

叶修拎着小笼包回到画室时,苏沐秋已经起床了,刚刚洗完了脸。

“你怎么起那么早?我刚才去楼下便利店买了毛巾牙刷,牙膏先借用你的啦。你去吃饭了?”

“嗯,我去给你买早餐了。”

“哎?!这么给力!”苏沐秋闻到叶修拎着的小笼包散发着自己喜欢的熟悉味道吗,语气里带了点兴奋,“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吃这家的包子了?!”

“哦,随便买的。”

“哥们儿,你真是太懂我了。”苏沐秋一脸感动哭的表情,让叶修也忍不住有点好奇:“真这么好吃?”

“当然,你也吃啊。”

好像,还真是不错。叶修咬了一口包子,想起吴雪峰说过的话,也许吃饭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 

既然答应了做叶修的“模特”,苏沐秋每天晚上都会去画室报道,也渐渐不再像开始那样不知道如何摆姿势。他甚至把笔记本也抱去了叶修的画室,叶修画画时,他就每天对着电脑研究论文。

安静的画室只有手指敲击键盘和画笔在纸上划过的声音。这样沉默的氛围,却没有一丝尴尬。两人都是喜静的,乐在其中享受这份安静,虽然当时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其实也是一种默契。

休息时他们也会聊聊彼此的专业,饿了就一起去吃饭。当然也有很多次的“同床共枕”。两人都太专注自己的工作,经常忽略了门禁时间,无法回宿舍的苏沐秋会非常自觉地留宿。反正他们都是男生,什么月黑风高,什么孤男寡男……这样的问题,似乎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。

只是有一点让苏沐秋觉得很奇怪,就是叶修从来不让他看自己的画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看啊?我给你当模特,你总得让我看看画得怎么样吧?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你该不会画什么不该画的吧?”

“苏沐秋同学,”叶修觉得好笑,“请问,什么是不该画的?”

“那我哪儿知道……”苏沐秋嘟囔。他还是觉得叶修一定有事瞒着自己。不过叶修每次都把画那么宝贝,他也没机会偷看。久而久之也不再关注了。

 

一间狭小的画室渐渐充满了许多两人一起生活的气息。而这种像“过日子”一样的生活逐渐引起了他们周围人的注意,第一个发现问题的就是吴雪峰。

有一天才实验室,吴雪峰忍不住问:“小苏,你最近每天晚上溜得蛮早啊?约会呢?”

“没有约会啊,哦,接了个‘兼职’,最近比较忙。”

“兼职?大晚上的兼职?酬劳很高?”

“呃……”苏沐秋想了想,他和叶修其实一直没有提到具体的酬劳。在画室的这段日子,各种早餐晚餐都是叶修在请客,这也算是酬劳吧?

“酬劳还好,”苏沐秋说,“是咱们学校里的学生找的活儿。”

苏沐秋不知道自己为何没说是在给叶修做模特,面对吴雪峰的询问,他竟然有点不好意思,好在对方也没追问。

离开实验室后,苏沐秋越想越不对劲。他只不过是给朋友当绘画“模特”,怎么面对别人的询问,搞得像“偷情”被人抓住把柄一样。一定是因为一天忙着做实验还没有吃饭的原因,没有食物的补充,大脑就会秀逗。

嗯,一定是这样的!苏沐秋给自己暗示,晚上要“宰”叶修吃顿好的。

 

苏沐秋回到画室时,发现画室竟然难得锁着门。叶修居然不在!苏沐秋用自己那把钥匙开了门,一进门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蛋糕。叶修每次请他吃饭都很爽快,基本上他想吃的食物,叶修都会买,前几天他刚说到蛋糕,叶修今天就买来了。苏沐秋有点开心,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心。

不过……这蛋糕有点大啊,而且上面居然还有个爱心?这么骚包?苏沐秋脑补了叶修买这个粉红蛋糕的场景,觉得很搞笑。

他切了一块,享受着甜蜜的美味。想到叶修还没回来,正好可以偷偷看看他的画啊。他找到了被叶修用画布遮挡的画,掀开一看。

一口还没有仔细品味的蛋糕,在看到那幅画时瞬间吓得一大口直接咽了下去。

画上的人是他没错,但是居然是裸着的他! 

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给叶修看过裸体,但是这画是怎么回事呢?

虽然还没有画出关键部分,但是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叶修如此细致的描绘出来,让苏沐秋有一种脱光了照镜子的感觉,一时也不知是震惊还是生气,或许还有点“兴奋”?

他只觉得自己的脸在烧。天啊!叶修在搞什么鬼?叶修居然画他的裸体?!

还在震惊之时,听到了走廊里叶修的声音,还有一个女生的声音,他们应该是快走到房间了,苏沐秋急忙把那画放回原处。

他慢慢平复心情,静静地等着。然后他听见叶修和那个女生说 “不好意思,蛋糕我不能收,你的心意我明白了,但是我不能接受。”

对方似乎停顿了一会儿,声音里带着哭腔“学长……就算你拒绝我的告白,也不要拒绝我的礼物,既然送给你了,我是绝对不会拿回去的。”

什么?

告白?

蛋糕?

苏沐秋大脑飞速运转,然后他终于发现有什么事情被他弄错了。

叶修推门进来,身后跟着一个一脸要哭了女生。

叶修看见苏沐秋也很意外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然后他的眼神扫到了被苏沐秋吃掉一大半的蛋糕。那个带着哭腔的女生,在看到剩下一半的蛋糕时,突然爆发了,她看了看蛋糕,又看了看一脸茫然的苏沐秋。

“你,你吃了我送给叶神的蛋糕?”

“这……我……”苏沐秋语塞,他本来想道歉的话语,在听到那个女生的“责问”时,突然就不想说了。

莫名的气愤涌上心头,冲得整个胸腔都闷闷的。

我又不知道这是你送给叶修的啊!

我还以为是叶修买给老子的!

叶修居然把女生的礼物带回来也不知会一声!

一连串的气愤过后,苏沐秋又失落起来。自己擅自吃掉了一个女生对叶修的“心意”,这算怎么回事呢?

 

叶修似乎也觉得有点无奈,他转身对女生说:“不好意思,是我没处理好,这个蛋糕我收下了,下次我会请你吃饭,希望你不要多想。”

满脸挂着泪痕的女生,一溜烟地哭着跑了。

房间里只剩叶修和苏沐秋相对无言。

好尴尬……这是他们相识以来,第一次相对无言却如此尴尬。苏沐秋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,口中的话变得莫名酸爽:“还不去追?你就这样任由女生哭啊?人家可是刚刚告白啊。”

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让苏沐秋觉得很烦躁,好像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,委屈涌上心头。

他听见叶修叹了口气 “我觉得她哭,是因为看到你吃了她的蛋糕吧。”

苏沐秋没出声,只觉得刚才嘴里甜甜的味道也开始变得酸涩。

叶修见他一脸自责的样子,担心他当了真,赶快说道:“怎么了?苏沐秋同学心疼那个女生了?”

苏沐秋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只知道此刻不想呆在这个屋里。

“啊,我突然想起来实验室还有点事,我先回去了。今晚先不过来了。”说完便逃似的,快步离开了。

 

叶修没来得及说出挽留的话,也不知道该如何留他。那心形的蛋糕就摆在桌上,叶修想象着苏沐秋刚看到蛋糕的表情,心里某个角落莫名疼了一下。

也许,自己对苏沐秋的感觉早就变了。

吴雪峰曾经对他说 “你们这些搞艺术的,就是喜欢追求虚无缥缈,什么都要讲感觉,但是感觉来了呢,你们又装得高深莫测。真是不懂啊不懂。”

叶修一直觉得“感觉”就是可意会不可言传东西,是控制不住的。

就像刚刚看见苏沐秋失落的表情,他有一瞬间很想抱抱他,但是那之后呢?从小都对自己人生很有计划的叶修,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名为“欲望”的东西,那种渴望不及的感觉让他感受到了慌乱和紧张。

对苏沐秋感觉他没法形容,只是觉得只要他在身边,就会很开心。也许,这就是他一直要找的感觉。

 

苏沐秋离开画室之后,开始重新思考了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首先,他误食了女生送给叶修的“告白”蛋糕,然后他又手贱地翻了叶修的画,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“裸体”,想到这里,他觉得有点耻,叶修为什么要画他的裸体呢?难道他是要把那种图当做艺术作品去展出吗?岂有此理!画裸体这事怎么能不告诉他呢!这绝对不行!而且……叶修又没看过他那里,怎么能画好尺寸的……啊……究竟在想什么。

苏沐秋单纯了20年的人生,第一次感受到了纠结的情绪。但他好像并没有对叶修画他的裸体有什么不满,他只是气叶修没有告诉他这件事。反而刚刚那个女生带着哭腔质问他时,他有点委屈。他真的以为是叶修买给他的蛋糕啊。

唉。果然自己的情绪还是被叶修影响了。这种名为“暧昧”的情愫在苏沐秋的字典里还太陌生,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。实验室不能回去,画室也不能去了,只好乖乖回到了寝室。

寝室老三对他的归来很诧异,因为苏沐秋已经很久没回宿舍住了。

“哎?你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

“这是我的宿舍,回来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哦,我以为你准备常驻在艺术系‘小男友’那儿,不回来了呢!”老三笑着调侃一句。

“啥?”苏沐秋眼睛瞪得大大的,像是被“小男友”的字眼戳中了神经,“什么……什么男友啊?那是我哥们儿,好吧?”

“开个玩笑嘛,你天天跟他混在一起,我看你们比咱老大老二跟他们媳妇儿在一起时间都长。你那哥们儿恐怕要耽误你交女朋友啊!”

老三聒噪的声音还在耳边,但是苏沐秋却觉得自己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他和叶修?像寝室老大和他媳妇儿那样腻在一起吗?

好像并没有啊……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比较长……虽然他们住在一起……虽然他们还睡在同一张床上……

这样想想,好像,他和叶修确实是有些过于“亲密”了。

苏沐秋决定好好审视自己和叶修的关系,但当他躺着自己宿舍那张床上的时候,只感觉到了寒冷,没有供暖的H市冬天,即使裹紧了被子也很冷啊……但是,为什么在叶修那住的时候,没有冷这种感觉呢?心中莫名的悸动,还有身体某处莫名其妙的变化,让苏沐秋吓的一下子坐起来了。想到叶修时,他居然会产生某种生理欲望,心跳似乎也在加快。

不妙啊……以后如何面对叶修呢?

 

 

吴雪峰万万没想到能在实验室门口看到叶修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找你聊聊。”

吴雪峰心里有点忐忑,叶修是一个不太会主动跟别人说起自己事的人,大多时候都是他在问,叶修在思考。如今主动找他,想必是真的遇到了大事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们站在实验室的走廊里,此刻是上课时间,走廊里没什么人。叶修靠在窗台,有点心不在焉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事。”

“你这表情可不像没事啊。该不会是恋爱了吧?”吴雪峰打趣道。

叶修沉默了一会儿,才看向他: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
“我靠!真的啊?什么时候的事啊?什么人让你动心了?”吴雪峰松了一口气,恋爱的问题,还是这个年纪常常会遇到的问题嘛,不算什么事,但是叶修遇到了“恋爱”的问题,这让他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,他盯着叶修,等着他回答。

“呵呵,不好说。”

“怎么了?人家不喜欢你?”

“还不知道。”

“原来暗恋啊?那就直说呗。不说怎么知道对方的感受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“没想到还有你小子不好说的时候?这个事情要主动啊,女生都喜欢主动的。”

“不是女生。”

“哈?不是女生?”那是……男生?吴雪峰见叶修脸上一丝疑虑,明白自己是猜对了。好在他知道叶修从来不按常理出牌,喜欢上男生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只是在吴雪峰的观念里,一直以为没有什么人能让叶修动心,别说男生了,就是女生也很少能打动叶修啊,现在居然有个男的能让他动心,这人得多神奇啊!

“那……这事是有点不好办。万一对方不喜欢男人,你这就是无果的暗恋啊。”

“是啊,”叶修自嘲地笑了笑,“所以我大概要失恋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吴雪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当然不希望叶修走这条比较麻烦的路,但是叶修失望的样子也让他有点不忍心。

叶修无奈说:“吴大大,你说的对,感觉果然不靠谱,喜欢做的事情自己可以掌控,但是喜欢一个人,决定权却不在自己身上。”

吴雪峰也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并不想再追问叶修究竟喜欢上了谁。既然没什么可能,又何必追问再让他难受。

能难倒叶修的事,也就只有感情的事了吧,吴雪峰暗暗的想。

 

奇怪,非常奇怪。

吴雪峰发现这两天苏沐秋非常奇怪,做实验时叫他总是要喊好几声他才会回过神,这种魂不守舍的情形很少出现在这个一直很严谨的小师弟身上。

“小苏,你想什么呢?”

“啊……不好意思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我说你最近不太对劲儿啊,你那个‘兼职’不做了?最近晚上怎么也不见你急着走呢?”

“啊,最近有点忙,‘兼职’先停了。”苏沐秋心虚的回答。

那天过后,他一直没有去过叶修的画室,叶修也没来找过他,虽然叶修没有手机,但是如果叶修要找他并不难,他也知道自己的宿舍。但是也许他们都意识到应该冷静一段时间。可惜的是,没联系的这几天,并没有让苏沐秋冷静下来,相反,他冷静了许多年的心在这几天非常焦躁。他可以肯定自己是喜欢叶修的,哪怕这种喜欢和一般的喜欢不太一样,他纠结的并不是喜欢的对与错,而是他不知道叶修能否接受这种喜欢。也许,叶修也只是把他当模特而已。无论是那张让他脸红的“裸体画”,还是每次请他吃饭时都那么合自己的心意,也许都只是叶修个性里的随性而已。苏沐秋想,叶修也许只是习惯对周围的人都很好吧。他可以冷静地拒绝喜欢他的女生,自然也可以冷静地拒绝自己,比如像现在这样,完全断了和自己的联系。

但是苏沐秋觉得不甘心,虽然有些情感不见得会有回应,但是最起码,得提醒叶修,那张画,不许给别人看!

苏沐秋看了看正在一脸关切盯着自己的吴雪峰,心中做了一个决定。

“师兄,我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“啥?小苏你也恋爱了?”

“但是我觉得他不喜欢我。”

“啊?那……”

“但是,我觉得我得说清楚,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什么?”

“否则我睡不着……总之我不想自己憋着。”

“等会儿,小苏,你先告诉我,你看上谁啦?”

“等我去跟他说清楚,再告诉你。”说完,苏沐秋拿起羽绒服就匆匆忙忙走了。

年轻真好。吴雪峰心里想:叶修也好,苏沐秋也好,都开始恋爱了。小朋友的恋爱就是直接。暗恋的憋在心里,喜欢的勇敢告白,吴雪峰想着自己的大学时光全部交给了学业,有点追悔莫及。

 

苏沐秋站在叶修画室楼下,入夜天气很冷,他在昏黄的路灯下来回走了两圈,也没想好自己要如何开口。告白这种事,苏沐秋是完全没经验的,而且叶修也不是女生,他总不能直接拥抱,说“我喜欢你吧”,太耻了。苏沐秋觉得要给自己找个借口先开始谈话,比如说“叶修,我告诉你,我的‘裸体’画你不许给别人看!”也不行……那不等于承认自己偷看了叶修的画吗?

苏沐秋烦躁地挠了挠头,踱步了几个来回,就在他内心开始打退堂鼓时,看见叶修披着一件大衣走了出来。

 

显然,叶修也没想到会在楼下看见苏沐秋。苏沐秋的鼻子冻得红红的,看上去已经待了很久。

“苏沐秋?你来找我的?怎么没上去?”

“啊……对,我刚来,我要跟你说件事。”苏沐秋硬着头皮走到叶修面前。

叶修知道他没说实话,也没想要戳穿。他心里也有点紧张,苏沐秋这么晚站在楼下等他,要和他说什么事呢?但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。

“说事啊?行啊,不过,我要先去买包烟,一起去吧。我们边走边说?”

他们并肩走在熟悉的小路上,寒冬的凉气让叶修不得不把大衣的扣子扣紧。他侧过头看苏沐秋,对方眉头紧锁,似乎在纠结什么。叶修很想直接用手抚上苏沐秋眉心的纠结,但是他忍住了,收拾酸涩的情绪,故作平静的问身边的人:“你来找我,是要说什么事?”

“画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那天,不小心看到了你的画……”

“哦……画快完成了,本来也该给你看的,既然你先看到了,那也无所谓,我画好以后送给你吧。”

“啊?”苏沐秋想起那张裸体画,脸不自觉地变红。

他要自己的裸体画干什么!学艺术的人果然脑回路和自己不一样。苏沐秋又羞又气,没好气的说:“我不要!”

“啊?”叶修没想到对方拒绝的这么直白,一向冷静的他也觉得有点尴尬,“好吧,如果你不要的话,我就送去参展了。”

“不行!你怎么可以拿那种画去参展!”苏沐秋拉住他的胳膊,着急地说。

叶修不知道苏沐秋为何这么激动,但是他只想安慰眼前的人:“好,那不参展,你先别生气,你不要的话,我就自己留着,那,你要不要看看成品啊?”

苏沐秋简直不敢相信叶修居然要拿他的“裸照”去参展,简直岂有此理,就算不喜欢他,也不能把他的“裸体”随便公之于众嘛。他觉得还是应该把画要来,自己藏起来。

“算了,那你送给我吧,我要。”

“呵呵,苏沐秋同学,你今天很奇怪啊,你到底是要怎样呢?”

“总之你不能把那幅画送给别人,你画的是我!凭什么给别人看?”

叶修看着他有点着急又似乎有点害羞的表情,心跳莫名的漏了一拍。也许苏沐秋对他也是有感觉的?

“你……”他们同时开口,又同时禁声,又同时笑了。叶修想,也许他和苏沐秋最大的共同点,就是那份无需言说的默契吧。

叶修还是先开了口:“你先说吧。”

叶修刻意放缓了步子,也许是靠的太近,也许是彼此都有点紧张,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如此明显。

苏沐秋不知道如何开口,他低着头,目光扫到叶修的手指。叶修的手很漂亮,在寒风中,纤细修长的手指看起来有点红。会不会很冰呢?苏沐秋不自觉地伸出手,想要温暖叶修通红的手指,指尖触到叶修尾指的一刻才惊觉自己的动作有点太过暧昧。

他赶紧收回了手,想揣在兜里,结果尴尬地发现自己大衣没有外兜。

“啊,你不冻手吗?”苏沐秋试图用言语缓解刚刚的尴尬,但是他无处安放的手,无措的抓着衣服看起来有点傻。

正在他暗自后悔,努力想摆脱尴尬的气氛时,突然感觉手被拉住,然后又被紧紧握住了。叶修已经停下脚步,用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他的手。叶修的手指虽然很冰,但是掌心却很热。

叶修看着他笑了,保持牵手的状态,把他的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外口袋,温暖的布料,瞬间让两个人的心也都暖了起来。

叶修看着他,也不说话,只是微笑。

苏沐秋不知道说啥,也只能看着他。他们傻乎乎的对视了10几秒。叶修嘴角越扬越高,终于缓缓地说:“这样就不冻手了。”

心跳,微笑,还有温暖的掌心。苏沐秋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没理解错。

叶修很开心,叶修握着他的手在开心的笑,所以叶修也是喜欢自己的吗? 

“你……”苏沐秋想问对方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。

“一直这样,别放开,好吗?”叶修没等他说完,继续笑着问。

叶修的眼睛很好看,在月光和路灯下,那双眼睛盯着看他的样子,让苏沐秋觉得自己受到了蛊惑,回应似乎也变得理所应当:“哦,好。”

他们像情侣一样牵着手,一直到叶修买完烟,到一起回到画室,他们的手都没有松开。

没有尴尬,没有害羞,没有不适,苏沐秋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在傻笑,叶修似乎也一样,他们享受着牵手的默契,感受彼此手中的温度。

 

“手暖了吗?”进了画室,叶修松开他的手,笑着问。

“还行吧,你的手比我的手凉啊,还是你赚了。”苏沐秋试图用玩笑掩盖自己的害羞。

“是啊,我赚到了,那就麻烦你,以后一直帮我暖手了。”叶修笑着看他,眼神里充满了喜悦。

好像又被他绕进去了,苏沐秋不想回应这种类似调情的话,只好转移话题:“你完成的画呢?给我看,我要拿走。”

他跟着叶修走到画板前,在看到画面那一刻,苏沐秋震惊了。

画里的人是他,但并不是那张所谓的“裸体画”。

画面上的他坐在教室里看书,阳光洒满书桌,暖黄色的颜料渲染着画面里的他,有一种安静闲适的感觉。苏沐秋对自己的颜值并不自恋,但是在叶修的这幅画里,他发现自己好像还真的长得挺好看的。

“这是你画的?”

“难不成是你画的?”叶修觉得很搞笑,刚才还吵着不要这幅画的人,现在却好像没见过这幅画一样。

“可是,可是,我上次看到的那幅裸……”苏沐秋觉得自己一定是失忆了。

“啊?你看到了那张啊?那张其实是画着玩的,毕竟……”叶修看了一眼苏沐秋,那种从头到脚打量的目光充满了暧昧。

苏沐秋直觉他说不出什么好话,果然,叶修说:“毕竟那副画是脑补的,脑补的总是会和现实有些差距,不如,你来让我看看现实吧?”

苏沐秋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啊!原来你早就觊觎我的美色啊!”

苏沐秋走到叶修面前,“画的事我可以不追究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叶修看着眼前的人,在伸手可及的地方,他刚要抬起的手,被苏沐秋握住。

然后他感受到苏沐秋主动贴过来的唇。薄薄的,带着冬日的凉气,只是轻轻的贴合,短暂的停留之后就离开了。苏沐秋盯着他,有些恨恨的说:“不许给别人画那种画!”

叶修看着苏沐秋红着的脸,知道他有点不好意思,其实自己又何尝不紧张?他顺势搂住眼前人精瘦的细腰,唇再一次贴上去。

生涩的吻,似乎因为彼此契合的心灵显得缠绵无比,叶修用舌头撬开苏沐秋的牙关,有些霸道的追逐着对方的舌头,他们的舌头缱绻地纠缠,在这个生涩又温暖的吻里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认知:终于,找到感觉了。

 

至于找到感觉之后……自然就是该办的事都办了。办完之后叶修感受着两人亲密的贴合,手指抚摸着苏沐秋光滑的背脊,感慨的说:“脑洞果然没有现实好”。叶修决定将那幅“裸身画”销毁,但是苏沐秋却不干了,他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,声音闷闷的:“这可是你暗恋我的证据,要一辈子留着。”

叶修想,好吧,那就一辈子留着。反正你在我身边,有没有画又如何呢?

 

后来……

苏沐秋对吴雪峰说他告白成功,要请他见见自己的“暗恋对象”,吴雪峰满怀好奇。但是当他走进那个熟悉的湘菜馆,看见叶修和苏沐秋两人一脸“虐狗”的谈笑时,吴雪峰觉得自己三观受到了冲击。

不是因为身边的师弟爱上了一个男人,不是因为自己的好弟弟爱上了一个男人,而是他们居然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这么“勾搭”上了!

想起那天叶修找他时落寞的眼神,想起苏沐秋在实验室时紧皱的眉。

吴雪峰只觉得信息量太大,他费尽力气才走到那张桌子前,看着笑嘻嘻望着他的两个人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说好的一起吃饭,你两咋能先吃上呢?!!!

 

许多年以后,吴雪峰大大离开了祖国的怀抱,定居国外,他对外国友人常常说起的一件事,就是他曾成功的做过一次“媒人”。外国人友人不懂,为什么你一个男人,会做“媒人”呢?吴雪峰呵呵一笑,不管是媒人,还是“男某人”,总之他是促成了一对相爱的人。


END

还是没能干柴烈火……下次再开新文,还是写abo吧,我们修伞果然适合甜甜的腻在一起,炖一盘香喷喷的肉是我的心愿,aa相爱如何?

最近忙成狗,12月要完结长篇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,加油吧……为我cp产的每一份粮,都刻骨铭心QAQ

评论(14)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