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苏论坛www.yeyesusu.com

【修伞】男某人(上)

来自@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 的点梗。其实看到妹子的留言,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故事,但是下笔时候才发现很难,我本以为可以一篇完结,但是好像交代不清楚,这个应该是上下两篇。希望你喜欢=3=。也希望大家看文愉快。

大概是吴雪峰大大成为修伞二人的红娘的故事,纯瞎编,勿当真,没有考据,见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媒人,是一个有意思的词。拆开看是“女某人”,这说明一般担任媒人的人都是女人。但是凡事都有例外,都有巧合,吴雪峰当了一次“媒人”,也就是传说中“男某人”。

—————题记。

吴雪峰第一次见到苏沐秋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。

有一天导师对他说会介绍一个大三的学生来实验室里帮忙,可以帮他们打打杂、跑跑腿,记个实验数据之类的。此外,这个学生的最主要工作是帮助导师录入论文。

吴雪峰的导师是化学院的一级教授。每天有无数的实验和论文需要做,加上还要给研究生、本科生授课,有许多杂活像论文的录编这种事,通常都会由学生帮忙整理。这项等同私人助手的工作是许多化学院学生梦寐以求的。首先这是一份难得地可以和教授套近乎的美差;其次,像吴雪峰导师这种级别的高级教授,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有很多经费,这也意味着跟着他可以拿到更多的研究补助。差事虽好,但是对能力要求也很高。不但要通晓导师的研究课题,还要足够细心好学,当然,最重要的是手速要快,毕竟近10w的数据和文字,如果打字速度太慢,就不如教授亲自来做了。

吴雪峰没想到这样一份工作居然可以落到一个大三的学生手里,他有些好奇,也有点意外:他能做好这份工作吗?

 

“师兄好啊!”下午的实验室只有吴雪峰和另外一个同门正在忙着实验,一个长相清秀,身材单薄的男生笑着推门进来,他背着颜色很旧的书包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,温和礼貌地跟吴雪峰打招呼:“你是吴雪峰师兄吗?”

“对啊,你是?”

“师兄好,我叫苏沐秋,咱们学院大三的学生,是王教授说这个学期让我来帮忙编论文的。请师兄多多关照。”

吴雪峰有一瞬间惊讶,这个男生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。能够参与到研究生项目里的本科生,应该不是导师的亲戚就是某个领导家的少爷。可吴雪峰盯着眼前这个男孩,他穿着很朴素,并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。稚气未脱的脸上没有年轻人的桀骜,但眼底又透着一股少年般的自信。也许是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,吴雪峰对这个小师弟的初次印象很好。

吴雪峰推了推眼镜:“哦,你好,电脑在那边,我现在手上还有实验,先不招呼你了,你先帮‘老板’弄论文吧。”

理科生都习惯叫自己的导师“老板”。学生时期现在跟着“老板”混好了,以后毕业工作也不愁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导师就是他们重要的老板。

“好的。”苏沐秋迅速走到电脑前,拿出了导师给的文件材料,轻车熟路地打开电脑,开始工作。他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,偶尔翻翻论文,声音也不大,很快,吴雪峰就没再注意这边。

忙了一会儿,吴雪峰回头见苏沐秋正专注地盯着屏幕,一脸严肃,却丝毫不见疲倦,他游刃有余的样子不禁让吴雪峰对这个小学弟刮目相看。导师的论文里有大量的实验数据,如果不是专业特别熟练,很可能会对论文有很多疑问,但是显然,这个叫苏沐秋的男生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。

时间悄悄流逝,吴雪峰把最后一个实验数据记录完成之后,伸了个懒腰,准备回去休息,发现小学弟还在认真地对着电脑打字,不禁暗暗佩服这个小孩的毅力,他好像一个下午都没离开过座位。吴雪峰是一个对学术非常认真的人,所以看到苏沐秋如此认真,心里对他的好感又添了一分。

这个小学弟很靠谱嘛。吴雪峰不自觉走到苏沐秋身边。

“小苏,还在忙啊?”他这声“小苏”叫的亲密,苏沐秋闻声抬头看他,一直严肃的神情略微放松:“是啊,今天想把第一节都弄好。师兄是准备走了吗?”

吴雪峰走到苏沐秋身后,随意瞄了一眼电脑屏幕,再次在心里给苏沐秋点了个赞。屏幕上是整整齐齐的数据,苏沐秋的排版整齐到令人发指。

吴雪峰这样想着,称赞也就脱口而出:“你这个论文弄的很不错啊!”

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笑了:“还好,我手速比较快。”

“这不光是手速快啊,老板那些数据我们看着都眼晕。你这么短的时间,还能弄得这么整齐,小苏同学你有前途啊。”吴雪峰真心称赞着,他对这个小师弟刮目相看了,见他整个下午没怎么休息,不自觉发出了邀请:“你也还没吃晚饭吧?走吧,师兄请你吃饭,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老板的'抗战班'"。苏沐秋抬头看了一眼实验室的时钟,他刚才太专注,一时也没注意时间已经很晚了。看着眼前热情的师兄,也没有推辞,只是笑着表达了谢意:“那就先谢谢师兄了!”

 

他们在学校附近很火的一家湘菜馆叫了几个菜。吴雪峰自己爱吃辣,不自觉点了好几道很辣的菜,点完才发现自己没问苏沐秋能不能吃辣,赶忙问了一句:“小苏,你能吃辣吗?”

“能呀,我什么都能吃啊!好养活。”苏沐秋笑着回答。

“那你还这么瘦?”苏沐秋个子不矮,就是太单薄了些。因为皮肤偏白,手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。吴雪峰有点担心这孩子在大风天会不会被刮跑。

 

“也许吃饭的能量都消耗在大脑的飞快运转上了。”苏沐秋开玩笑说。

“也是啊,你这脑子确实厉害!没想到你才大三就可以帮老板编书了。我大三的时候还真不如你啊。”

苏沐秋笑道:“我也是为了补助。”

吴雪峰的导师研究资金是院里最多的,许多学生挤破头皮想跟导师做项目,其实也是为了能赚些钱。不过苏沐秋毫不避讳地说出原由,令吴雪峰有些吃惊,心底也隐隐喜欢他这样的真诚。接下来的话,吴雪峰索性也问的很直接:“你很需要钱?”

“是啊,因为我要自己赚学费。我还有个妹妹,我想给她也多赚点学费。虽然小丫头自己总说不用,不过我这个当哥的也不能让妹妹吃苦,对吧?”苏沐秋往嘴里夹了一块豆干,轻描淡写地说。

“你这哥哥当得挺称职啊。”

“还行吧,不过我也只有一个脑袋,两只手,再努力也不够用啊。所以还真是感谢王教授给我机会,把这个美差交给我了。”

吴雪峰跟导师做项目并不是为了钱,他家境好,甚至可以算富二代,从来吃穿不愁,连找工作也不必非要靠知名导师引荐。他跟着王教授无非是想证明自己不靠家世,靠有实力。但是看着苏沐秋这样轻描淡写地谈起自己的初衷,吴雪峰才惊觉自己其实骨子里还是富二代的心态。之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地证明自己,是因为他真的没有后顾之忧。对于研究生那点补助,他向来不在意,但是想到那些钱对苏沐秋来说却可能是很大一笔“收入”,吴雪峰心里自省了一番,同时生出想要帮助苏沐秋的念头。

 

“小苏,你是个懂事的孩子。这样吧,我也帮你留意着工作的机会,有适合的,师兄给你介绍。”

吴雪峰这几句话说得严肃又诚恳,苏沐秋便猜到对方可能是可怜自己的背景,其实他还没有说自己是个孤儿。虽然生活拮据,但苏沐秋从不抱怨自怜,也不想给别人一种可怜兮兮的样子。对于别人的主动帮助,苏沐秋向来不喜欢占便宜,他放下手中的筷子,直视吴雪峰,语气也严肃了些:“那先谢谢师兄。师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尽管说,实验室里打杂之类工作的交给我。项目上的事,我也有很多不懂的得跟你请教。”

吴雪峰虽不算心思缜密,但是小学弟不想“无功受禄”的态度他还是看出来了。靠自己的能力赚钱,不依附不滥用别人的帮助,真是个上进的学弟,吴雪峰在心里暗暗称赞。

 

从那天开始,苏沐秋每天都会早早到实验室帮忙准备器材,然后再开始录论文,吴雪峰有时候也会叫他一起来观察数据。吴雪峰渐渐发现苏沐秋不光是手指灵活,做事细心,他的专业水平非常高,很多时候对于项目还有自己独到的想法,举一反三能力也很强。

吴雪峰自内心称赞这个师弟:“小苏,你真的应该庆幸咱两不是同届,不然你就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,我得严格提防你啊!”

苏沐秋因为和他混熟了,笑嘻嘻地受了调侃,也不忘开玩笑:“那你庆幸我晚生了几年吧,不然你这位置恐怕都不是你的了。”

“你小子啊……”

因为苏沐秋的到来,吴雪峰自己的实验任务得以很快完成,心情也轻松了不少。每次忙完了实验,他都会主动请苏沐秋吃饭。苏沐秋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花钱,所以在实验室时也会加倍用心帮忙。

渐渐的,两人相处越发默契。吴雪峰发现苏沐秋当初和他一起吃饭时说的那句“好养活”真的不是客气的说法。苏沐秋是真的不挑食,吴雪峰带他吃什么,他都很给面子吃光。而且跟苏沐秋吃饭,吴雪峰觉得自己也特别有食欲,明明不爱吃的菜,看见对方吃的很香,自己也牟足了劲头。

 

临近期中,他们都要忙着考试,都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实验室了。

吴雪峰家在本市,但因半个学期都忙着实验,也很久没回家了。这天,吴雪峰被妈妈催着回家吃饭,说是今天晚上吴家世交的叶叔叔一家会来家里做客。据说叶叔叔的大儿子刚从国外回来,即将转到他们学校设计学院继续读大三,想让吴雪峰照应一下。

 

想到叶叔叔的大儿子叶修,吴雪峰立刻就头大了。因为两家是世交,吴雪峰从小就“奉命”带着叶家那对双胞胎一起玩耍。叶家弟弟叶秋是个乖宝宝,哥哥叶修却正好相反,让他往东他偏要往西,而且总有办法为自己行动找借口。有一次吴雪峰带着双胞胎去踢球,他让两个小孩轮番守门,和另外一人组成队伍配合进攻,可是叶修每次都只做守门员。叶秋跑累了,哭着喊着要和哥哥轮换做守门员。叶修一脸为难地对叶秋说:“守门员太累了,而且很容易被球砸到,你不怕疼了?”叶秋哭着鼻子,似乎也接受了叶修看似很有道理的说法,再也不提轮换之事了。

吴雪峰在一边感叹,小叶修真心脏!小小年纪腹黑起来连他都自愧不如。

不过,叶修虽然顽皮,却聪明的很,从小就有点鬼灵精怪的。吴雪峰虽然拿他没辙,倒也觉得他很有趣。后来上高中时,叶修不顾父母反对,非要报考艺术相关院校,继续画画。

叶修和家长顶嘴的方式非常特别,不吵不闹,而是理直气壮走到父母面前说:“我要画画,我决定了,就算你们反对我也是这个想法。”叶父觉得男生学艺术不靠谱,希望他能学商科将来子承父业,可是他也了解自己的儿子,叶修认定的事,十头牛也拉不回来,最终也只能答应。

那时起,吴雪峰开始佩服叶修,他自己虽也有叛逆之心,却从来没有付诸行动,但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叶修,却从小很有主见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 

吴雪峰也曾经问过叶修,干嘛非要那么较真呢?叶修却满不在意:“不喜欢的事,做了也不会成功。何必去做呢?”吴雪峰一时噎住,因为叶修说得并非毫无道理。他是见过叶修画画的,不得不说,叶修在画画上很有天赋。吴雪峰虽然不懂画,但是他懂叶修,以叶修的天分和能力,吴雪峰觉得只要是叶修自己喜欢的事,就一定能做到非常顶尖的水平。

果然,高三时,叶修的绘画水平就已经在省内出了名。吴雪峰看过叶修画画的样子,他也不得不承认叶修身上是有艺术气质的,不光是他的作品,就连他的手都比别人好看。叶家这对双胞胎长得其实很像,但是手却完全不同。叶修的手在吴雪峰看来,就是“玩艺术”的手。事实证明,那小子确实有艺术细胞,连弹钢琴都可以毫不费力地弹“野蜂飞舞”这种飚手速的曲子。每次叶家举办聚会的场合,叶修都会在一群长辈的称赞中弹上这么炫技的一曲。叶父脸上的表情总是很“精彩”,一边要接受别人称赞 “哎呀,叶修这孩子真有才华啊。”“叶家培养了一个艺术家啊”,一边又只能心里无奈的想:“臭小子就会弹这一首,每次都拿出来炫”。

后来叶修去了国外的大学学设计,吴雪峰本以为叶修会在国外发展,没想到大三居然回国来了,还要转入自己的学校,吴雪峰思绪从往事中渐渐抽离,步行着走回了家。

 

晚上,两家人一起吃饭,饭桌上叶妈妈几番叮嘱吴雪峰要看好叶修,别让他“不务正业”,吴雪峰硬着头皮答应,心里却想:“阿姨您的儿子,连你的话都不听,又岂会听我的?”

叶修一脸淡定,他嘴刁,有点挑食,一般的饭菜都不爱吃,没吃几口就起身离开了饭桌,躲开了长辈们的“教诲”。饭后,长辈们在一起聊天,叶秋在一边老老实实的听着,吴雪峰在阳台看见了正在点烟的叶修,他走过去: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?”

“在国外的时候。”

吴雪峰看着叶修的侧脸,比起高中时差别倒是不大,就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气质,吴雪峰想了半天,最终只能用一个很俗的词形容——“装B”,这也不怪吴雪峰,他毕竟是个理科生,周围也没有所谓的文艺青年,像叶修这样有点桀骜不驯,又带点颓废样,还一脸“老子就是很牛啊”的表情,他只能找出一个比较粗俗的言语形容。

“你小子,去了国外两年,倒是更会装了啊。”

“有吗?”叶修手指夹着香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“还好吧。”

“怎么想起回国来了?国外不是更好?”

“不好,没意思,做交换生,正好老妈也想我回来,就回来待两年。”

“你还真是洒脱,怎么样?国外好玩吗?有没有交个女朋友啊?”

“美女是有,但是感觉都不对。”叶修说这话时脸上那个拽样,吴雪峰真是太熟悉了。

“要我说啊,你们这些学艺术的人,脑子里的想法就是太多,像我们做实验的理科生,说一不二,哪有那么多感觉。”

“呵呵。”叶修吐出一口烟,烟雾中的侧脸还真的越看越有艺术家的范儿。

吴雪峰接着念叨:“真该让你认识认识我一学弟,人家跟你同岁,比你踏实多了。你这么天马行空的浪漫主义,以后哪个女孩愿意跟你?”

“呵呵,吴大大,你一个理科生,还懂什么叫天马行空和浪漫主义啊?”

“你小子!”

吴雪峰从小就说不过叶修,但是他也不会跟这个弟弟生气,叶修身上总是有那种“说不过他,又不得不佩服他”的魅力。

“我跟你说,阿姨可让我看看好你了啊,你可给我老实点,别想着靠一张帅脸和你那浪漫派乱勾搭女孩子。”

“我从来不勾搭,都是她们主动找我的啊,吴老妈,那你说怎么办,这么受欢迎我也很无奈啊”

“……”

真是头疼。他们那个安静了许久的校园,恐怕要迎来一个“风云人物”了。吴雪峰在心里想。


TBC

后续:男某人(中)

评论(7)
热度(135)